「渦........踏...嘎嘎...踏...嘎嘎...」脫姆遜軋紙時獨特的聲音,迴盪在空曠的軋盒廠中。
  老師傅熟練的將一張張印刷物,放入托姆遜,軋出雇主想要的形狀。可能是紙盒、紙箱攤開來後的形狀,也可能是選舉的宣傳物品,或者是便利商店常見,光碟盒子外的紙張。
  廠長是個務實的人,卻也不失親切,他善待每位員工。僅管在這群老師傅中,他年紀最小,但他仍盡心聆聽他們的需要,並維持工廠效率,使大家同心協力完成作業。這裡只有六個員工,我是其中一個,也是最年輕的一位。
  印刷業是紙的世界,印刷物的產生要經過紙行、印刷、上光、裱浪、軋形、糊盒等等,軋形已經是印刷作業中,最後的幾站了。在這裡工作要熟悉紙張的性質,若作業時不小心,很容易被紙張劃傷,紙張堆疊到一定厚度後,會變得異常堅固,火燒不侵,利刃不進。但印刷業最怕火災,如果有未注意到的火苗,就會使整間工廠覆滅在傾盆大火中。
  300磅灰銅、400磅灰銅、安娜白卡、米色象牙卡....,每一種紙張的特性都很不一樣。老師傅在軋盒時要十分注意其中的差異,甚至當紙張碰觸到刀模時,要能注意到每次刀模穿透紙張時力度的不同。若壓力不夠,會導致紙張沒有軋斷,若壓力太大,則會使軋完的紙張一拿起來,中間的紙形會瞬間掉落。要如何軋出一疊完整,使得敲紙師傅可以將旁邊多餘部分敲掉的紙成品,這都考驗著師傅的功夫與經驗。
  軋盒廠四周的高牆上裝置著鐵架,一片片半開紙張大小的木製刀模橫列其上。這些木板的中間部分,被重重的崁進了無數利刃,這是軋盒時要使用的刀片,有開鋒的、沒開鋒的。沒開鋒的刀片會使得紙盒被軋出壓痕,不會切斷,這些壓痕讓紙盒可以容易摺起,開鋒的刀片則會切斷紙張,確保軋形作業的進行。
  這裡的作業員都是男人,僅有一位會計媽媽,但她卻幾乎可以擔當男作業員來使用。特別是我作業的這一站,需要進行敲紙、戳洞、包裝等工作,有她的幫助,讓我在進軋盒廠初期,不致使得作業因新人進駐而耽延。這幾個人的年紀加起來真的超過200歲!
  帶我敲紙的師傅叫做老三,他是個情緒化的人,心情好時或開懷大笑,心情不好時會對人破口大罵,跟他對話只能用台語,並且他有酗酒的問題。儘管他的脾氣很難相處,但他敲紙真的很有一套,他已經在這裡工作15年了,絕對是老經驗中的老經驗。他會把敲完的廢紙整齊堆好,我常在心裡戲稱為這是老三的廢紙城堡。
  我在這裡工作已經滿兩個月了,絕對是早八晚五,這些師傅們說下班就準時下班,真的分秒也不差。自己之前有從事餐飲業,或者是在小企業協助倉儲的經驗,準時下班絕對是奢望,但在工廠生活真的讓我大開眼界,原來還有這樣的工作,絕對準時下班、包午餐,並且薪水也不比外面低的。
  但工廠普遍有一個很大的問題,那就是年輕人短缺,老師傅們戲稱現在的年輕人都喜歡端盤子。
  這裡可以學到許多技術,這跟我的初衷相符,但跟同事的相處就...
  好吧,我想我應該還會在這邊待一小小點的時間,僅僅一小小點.....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波特 的頭像
波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