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這一生的年日是一百歲,如今我已經度過了四分之一。
  回首這年,風風雨雨,甘苦雜揉,有時風輕雲淡,有時駭浪翻天。還記得剛退伍時的壯志雄心,還記得剛踏上領會台的膽戰心驚,還記得多少個夜裡組長的耐心相陪,還記得這一路上隨手留下的每一個痕跡。
  語塞,有很多事說不出口,不是不講,而是言語已難以明述。
  多少個睜開眼的日子,多少個茫然,多少個惆悵;多少個歡樂相伴的時刻,多少個思想,多少個絕望——多少個如鑽石般璀璨的日子;多少個如墨炭般的黯淡無光。
  還記得我渴望劃出蔚藍軌跡,一道猶如青天般晴朗的弧線,天地無法束縛,任我恣意。多想飛行,飛過一望無際的平原,飛越一大片的水色岩層,是蔚藍大海,是我曾經的故鄉。
  遙舉日頭,是燦爛千陽;舉目眺望,雁鳥自天邊翱翔。而我卻困在地底,奮力的想要衝破這土框。
 
  一晃眼,校園時光、軍旅行伍、初出社會,時光流逝之疾速,讓人措手不及。歲月竟是如此無情,常言道:「天若有情天亦老。」那天何在?情何在?
  或有悲憤者奮力疾呼: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。」或有智者嗟嘆:「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。」或有大勇氣者狂語:「天地轉瞬,唯我名不滅。」
  但過去了就是過去了,試問人又如何追得上太陽?即便追上了,也不過是繞行星體一圈罷,但那時空,卻依舊是回不去了。
  苦坐在電腦前,回憶、耕耘,昨日往昔如跑馬燈,一幕幕晃於眼前。想回到過去,試著讓故事繼續,有好多事不想讓它離我而去。這想法是如此幼稚,而我已經是個成年人,又怎能做這種用空手抓流水的事?我該學會別離,更該學習把握天明。
  遺憾,但試問若沒有失去,又如何學會珍惜?人生本就如此!

  行文至此,情緒抒發不少,原來人真需要個宣洩的管道,既抒情,也疏情。
  人不該執著往昔,更該盼望黎明。我要求不多,只願在華髮之年,能閒坐水窮處,悠看雲起時。
創作者介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