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記憶斷層〉 馬防部第46屆隊慶文學類散文組得獎作品  第二名  波特

  還記得嗎?那些風霜的年代,動盪的氣息在馬祖島上依稀可聞。
  民國一百年,義務役的兵期只有短短數月,這是我們人生中苦悶的日子,對六十年前的老前輩來說——卻是影響一生的時節。
  還記得嗎?共體時艱,砲聲隆隆,海面上船隻爭相競走,一份份戰報彙來,不是擊沉了幾艘敵艦,就是我方又損失了幾名烈血。眼淚滴在戰報上,淚漬愈擴愈圓。
  燈火通明的夜晚,夾雜著無聲的靜肅,沉默是劇碼的主調;黎明,海面上霧氣氤氳,空氣中飄蕩著平靜的戰慄,兩方執意將砲口對向了前頭,佈局完備,只待一聲令下,轟……。
  寂靜,砲管兀自冒著白煙,冷風吹拂,蒼鷗在海面上翔飛。
  新丁們不懂那種肅殺,也不願明瞭那片悽愴,只能隱隱感受,淡淡悲涼。淚水已逝,血漬卻永遠刻烙在夙昔。
  島嶼濃蔭密佈,雨後空山鳥鳴,荒煙蔓草下處處是廢墟。坑道在森林裡蜿蜒,好似張網攫捕著整座島,林鳥欲飛,卻逃不出。多年的挖鑿,國軍在此留下了歲月抹不去的刻印,時光荏苒,誰還記得那年的砲火,誰還願想起那記憶裡的百孔千瘡。
  遙想戰火當年,父輩們年輕的日子,故土淪陷,只餘台澎金馬。六十年後的今天,誰還記得半世紀前的餘輝?只能在課本裡,細細品味。
  馬祖記得!這裡是最前線,夜裡處處是水鬼,道路旁盡是團結抗共的語言。儘管過了六十年,這一切還清晰可見。在這特殊的地緣,馬祖仍停留在發黃的畫面,只是硝煙味已不復見,北海坑道、大漢據點,這些建築證明事實不曾抹滅。當我們從輪船走下,第一眼見就是枕戈待旦身影的豎立,矢志鎮守,終年凝視彼岸。
  中央大道上,桃花、李花謝了,楓葉由紅轉綠,南國紫薊默默綻放。
  我們是瓊麻,戍守在山崗上,眼前是一片平靜的海洋。我們一身碧綠,風吹不屈,雨打不折,因緣際會,我們相逢在這裡,是緣分中的註定。淪落異鄉,我們望的是同一輪明月,住的是同一座海崖,曝曬在同一頂烈陽之下。
  縱觀孤島六十載,血汙漸散,火藥味淡,現在已感受不到當年的酷殘。漫天塵埃落土裡,煙塵往事隨風散。
  這是承平的年代,兩岸互成犄角,馬祖開放觀光,誰還想記得砲火的落痕,誰還想憶起刺在骨肉裡的亮刃,唯有史書裡輕輕記載著。這是幸運的年代,我們不曾經歷死別,也不明白砲火的猛烈,鎮日住在軍營裡,打掃滅不盡的蚊蠅。這是明朗的年代,我們頭上不曾有黑壓壓的砲彈……。
  誰還記得那一片慌亂?在和煦的陽光下,燕鷗恣意遨翔,黑鳳蝶翩翩飛舞,唯有枕戈待旦終日瞭望。
  馬祖記得!但整座島上卻充滿了希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波特 的頭像
波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