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氣真的很冷,這也是我這一生第一次,在本島以外的地方渡過如此寒冷的冬天。
  時近年節,同袍們有的返台,但大多都待在連上。很多人都跟我一樣,都是第一次在軍中過年。
  聽長官說過年這幾天都會加菜,尤其是除夕的晚上,連上會叫外燴,讓我們可以吃個飽,吃個過癮。
  今天的氣溫應該只有攝氏6度吧,近來氣溫最低是攝氏2.6度。翻一翻我十一月時所寫的大兵手記,可笑我當時竟然攝氏15度就在喊冷,真是不知道死字該怎麼寫。但也還好,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冷天。
  聽教會的小虎哥說,這樣的冷天氣會一直持續到四月,所以最近還會愈來愈冷。但我已經不怕了,氣溫總不會低到零下。
  去年過年似乎也是這麼冷,我還記得去年過年每一天都在下雨,從初一下到了初七,不知道本島今年會不會也是一樣。馬祖不太下雨,現在外面的天氣是陰的,但我知道雨下不來,因為馬祖的地形缺高山,只是頗多丘陵。
  我終於知道我在馬祖野外常看到,那葉子細細,並且冬天依然常綠的樹是什麼樹了,聽想要唸神學院的碧堂說,那是「相思樹」,在哨所頂就有好幾棵。當我一知到那就是赫赫有名的相思樹時,我還嚇了一大跳,真是沒見過市面。

  冷風依然颼颼,我們單位就在風口,海風不斷的將它充沛的冷能量灌入我們的營區,並且毫不留情的,一吹就是整整一年,停也停不了。仔細觀察哨所附近的樹,可以很明顯的發覺,它們都往同一處方向長,就連松針也是朝著同一個方向傾斜,這風不拿來使用還真是可惜。
  晚上蓋棉被時,棉被都是冰冷且潮濕的,每次剛躺下去都有些受不了。但幸好我抓到了暖被的要訣,就是先把身體縮起來,把腳弄暖後再去碰棉被,這樣棉被很快就可以暖了。
  好久沒有好好放假了,接下來我有整整六天的年假可以放,這就是在外島過年的好處,如果我現在返台我就賺不到這六天了,說來上帝還真的是很祝福我服役的這段期間,我有很好的兵運,並且我還沒想到的,上帝都為我預備好了。真是感謝神的恩待。
  不知道在台灣的大家過得怎麼樣,老妹、老弟應該還是整天爬爬走吧XD,去過過年是我們一整年唯一一次一起在家裡吃飯,只是今年我註定要在馬祖過了。教會的大家還好嗎?我的死黨們,也有兩個跟我一樣在軍中過年呢。
  大風吹,吹不過台灣大水溝;大風吼,吼不倒屬海的男兒。儘管天氣益冷,但我們還是早早爬起,因為我們是軍人,因為我們的身分不是平民百姓,我也愈來愈知道要怎麼當一個兵。
  年節已近,希望大家身體都平安。年節已近,獨在異鄉的思念也如潮水而來。
創作者介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