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嘶,好痛。」我睜開眼睛,眼前是一根木桌的桌腳。
  「這是哪阿?」我似乎躺在地上,但我完全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倒在這裡。
  後腦傳來的陣陣抽痛,讓我清楚了一個事實:我被人攻擊了。
  思維還在運轉,全身卻提不起一點力氣。
  「我不會是被搶了吧!」腦袋不自主的開始胡思亂想,以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。
  我費力的動了動手指,發覺自己的身體還有點知覺。我試著動一動手臂,只感到身軀傳來的陣陣無力。我很不想這樣躺著,因為地板上的灰塵不斷的竄進我鼻子裡,令我難受至極。
  「我倒在這裡多久啦?我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吧?」我擔心的感覺著自己的傷口,但只覺得後腦勺涼涼的,卻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傷勢當底有多嚴重。
  「也許早就止血了吧!」我在心中安慰自己道。
  我設法轉動身軀,讓我的手可以貼到地面,以讓我可以找到把自己身體撐起來的施力點。
  我單手用力,艱難的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來,緩緩的移向木桌,並設法讓自己的身體靠在這木桌的桌腳旁。
  在我還躺在地上的時候,我已經看到這張木桌似乎是靠著牆壁的,所以我可以很放心的靠上去,而木桌卻不至於撐不住我的體重而移動,造成我再一次的躺下去。
  喬弄了一下自己的身軀,讓自己可以找到更舒服的姿勢坐好。呼吸十分的不順暢,每一次的呼吸都讓我辛苦不已。所以我大口的吸了一下空氣,設法讓自己清醒一點。
  銀白色的月光灑下那皎潔的光輝,讓我可以清楚的明白現在的時間已經是黑夜。
  「情況好像也不是那麼糟,應該只是後腦勺被打到而已。」我設法催眠自己,讓自己知道情況並沒那麼糟糕。
  但想了想,卻自嘲的笑了笑:「還有什麼比這更慘的嗎?被別人直接攻擊後腦勺。」
  我聽別人說過:「把人敲暈跟把人敲死的力道其實是一樣的。一棍下去,是死是活完全要看運氣。」我沒死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
  「我是得罪誰啦?」我苦惱的想著,卻始終想不出個頭緒。
  又休息了一會兒。感覺到雙腳似乎漸漸有了力量,我就將腳緩緩的縮起,再慢慢的使力,手靠著桌沿終於艱辛的站起。
 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,不禁詫異道:「這不是一般公寓的樓頂嗎?為啥我會在這裡?怎麼會有搶匪把別人丟在這的?」一般公寓只有五層樓,但大多數人家都會在樓頂偷偷加蓋鐵皮,就是一般所說的違章建築。
  伸手摸了摸口袋:「錢包還在?我不是被搶了嗎?不然我怎麼會被人打?」這令我有些苦惱,因為如果不是搶劫,那就是更糟糕的情況了。
  我聽人家說過有些不肖之徒會把你的內臟取走,然後拿去賣掉。一想到這,我就趕緊把衣服拉起來,看看自己身上到底有沒有類似的傷口。
  我的這個舉動,又讓我拉到後腦勺的傷口而疼痛不已。我腦怒在心裡想著:「算了,反正都衰成這樣了,有啥情況也先裡開這裡再說。」
  緩慢的步下樓梯,觀察著四周,以免攻擊我的人根本就還在樓下。
  輕輕的開啟公寓的大門,但還是被開門時的聲音嚇到。於是我儘快的奔出大門,忘記了後腦勺的疼痛,就趕緊叫了台計程車,要司機馬上往他熟悉的醫院駛去。
創作者介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