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水的一家網咖裡面,明剌天正開心的打著他的魔獸,他的手上夾著一根菸,嘴力則不斷的吞雲吐霧。
  但仔細觀察,可以發現他神情緊繃,隨時都在注意四周的變化。

  突然一隻手拍在他的肩膀上:「就是你吧!」
  明剌天嚇了一跳,他雖然臉色慘白,但卻不敢回頭:「你想要怎樣?」
  「那還用說,我以後要魔獸玩免錢。」後方的聲音冷冷傳來。
  明剌天呼了一口氣:「什麼嘛!這麼簡單的事情...魔獸!?」他本來鬆了一口氣,但又疑問了一下,這個聲音好熟悉。
  他一轉頭,就看到崗仔似笑非笑的看著他。

  明剌天終於放鬆下來:「幹嘛啦!原來是你喔,嚇死人了。」他也看到了崗仔身後的阿豪跟小盧。
  明剌天疑問道:「阿其他人咧?」
  崗仔高深莫測的回答他:「他們有要事在身。」然後就俯身小聲的對明剌天說:「你出來一下,有事情要問你。」
  明剌天愣了一下,他有些許的不安,但還是回答道:「衝啥啦?」然後就起身,跟著崗仔走出去。
  崗仔熱情的搭著他的肩膀,奸笑道:「有大買賣等著你。」阿豪也是一臉奸笑的看著明剌天,小盧則是無奈的嘆氣。

  就這樣,他們走到外邊,崗仔遞給明剌天一支菸,還幫明剌天點燃,讓他可以舒緩一下身心。
  明剌天也不推讓,就直接的抽了起來。
  接著,阿豪看著他,語出驚人道:「你是殘兵吧!」

  正放鬆身心的明剌天聽到阿豪的問話,先是腦袋一片空白,然後身體緊繃,忽然用力的向後一跳,趕緊脫離崗仔的身旁,驚呼道:「是你們!?」
  崗仔緩緩站起,神色輕蔑的看著他:「哈哈,沒想到吧!你這個嫩渣。」
  明剌天定睛一看,他已經被逼到死胡同裡面了,崗仔、阿豪、小盧已經把他團團圍住。

  豈知,此時明剌天竟然鬆了一口氣:「既然身分是被你們拆穿的,那我就放心了,免得整天提心吊膽。」說完,還微笑的看著他們三個。
  阿豪跟崗仔齊齊愣住,他們沒有想到明剌天竟然會這樣回他們,那這樣他們豈不是威脅不到他了。
  阿豪擔心的問:「你難道不擔心身分暴露,會遭到組織追殺?」他哪是在擔心明剌天,他擔心的分明是以後魔獸不能玩免錢。

  明剌天笑了,還露出他潔白的牙齒:「老宗主要見你們。」他一副就是有持無恐的樣子。
  崗仔不爽了:「他說要見就給他見喔,你以為我們是誰?」他心裡十分的氣憤,竟然威脅不到明剌天。
  明剌天聽到崗仔這樣嗆他,他就更開心了:「來不及了,看看你們身後吧!」他的眼神瞟向了崗仔的身後,眼神中充滿了敬畏。

  只見一位老者突兀的出現在巷子口。
  此時剛好是夕陽西下,陽光照在這位老者的背後,使得阿豪、崗仔跟小盧只能看到這位老者的身影而看不清楚臉龐。
  老者的身影,在遠方夕陽的普照之下,竟隱隱無限的放大了起來,讓人望而生畏。
  忽然,老者開口了:「你們就是頂頂大名的史爛吧!阿天已經跟我提過你們好多次了。」他聲音爽朗且中氣十足,很明顯是一位練家子。

  崗仔愣了一下,瞟了明剌天一眼,開口回答道:「想必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趙雲老前輩了吧!小子多有不敬還請老前輩見諒。」說完就像古人一樣抱拳還禮的打招呼。
  老者大聲笑道:「哈哈哈哈哈,小子,有前途阿,怪不得我女兒會向我提起你。」
  他頓了一下,繼續說:「趙雲只是一個位號,我的本名叫做『士尾』,你可以叫我宗主或是『廠長』。」

  崗仔沒有想到廠長竟聽過他的名字,他更不曉得為什麼廠長的女兒會認識他,崗仔疑惑的問道:「令嬡是?」豈知這句問話又引來了廠長一陣大笑。
  等到廠長終於笑夠後,他就回答崗仔道:「她還跟著你們回去,見過你們老師呢。」
  崗仔剛剛就在暗自猜測,現在猜測成真,他就驚喜的喊道:「她真的提起過我?」
  廠長笑了一下,眼神放出精光,直接潑了崗仔一陣冷水:「但她也跟我提起過另外一人喔!」
  聽到這邊的崗仔醋意大發,這也是為什麼史爛會兵分二路的真正原因。

  崗仔恭敬的向著廠長說道:「還請前輩提攜。」說完,就向著廠長大大的一鞠躬。
  廠長則似笑非笑的看著崗仔:「小子,這我幫不了你,這種事情是勉強不來的,但你想不想加入殘兵阿?」廠長開始拉攏崗仔了。
  崗仔一臉堅定的看著廠長,那種表情就像是求對方把女兒嫁給自己一樣:「廠長大人,我會盡力的。」
  廠長似乎知道自己的拉攏暫時無效,但還是笑著說:「沒關係,慢慢來。」

  然後就轉頭對著阿豪說:「就是你吧,就是你打敗阿天的吧!阿天在殘兵裡,可是駭客技巧一等一的高手喔,你很厲害。」
  明剌天聽到廠長這樣讚美阿豪,他也不生氣,還很大方的向著廠長介紹阿豪:「宗主阿,我早就跟你提過他了,他真的超強的啦!」
  阿豪聽到廠長跟明剌天竟然這樣讚美他,臉也稍微紅了一下,謙虛的說:「沒有啦!運氣而已。」但其實他的小尾巴早就已經偷偷翹起來了。

  最後,廠長盯著小盧,那種看著後輩的表情已經消失了,換來的則是一臉的凝重:「『作者小盧』,早聞大名已久,若我讓出宗主之位,邀請你加入殘兵,你可願意。」
  明剌天從來沒有看過廠長這樣的神色凝重過,難道小盧的存在已經威脅到殘兵!?
  崗仔跟阿豪則是一臉不屑的看著小盧。

  小盧微笑的看著廠長,淡淡的說道:「閒雲野鶴慣了,承蒙宗主厚愛。」小盧輕鬆的回答。

  猛然間,廠長露出了無匹的殺意,兩道劍氣從廠長的眼中飛射而出,直接襲向小盧。
  也不見小盧如何的用力,只是眼角帶著微笑的看著廠長,兩道無匹的劍氣就這樣悄然無蹤。
  廠長在心裡驚呼道:「天殤之境!?」聽說達到這個境界的人,對於四周氣息的變化,已經完全的了然於心。
  他與自然已經無分彼我,他即是自然,自然就是他,這是所有武林中人窮極一生都想要到達的境界。

  一陣沉默後,廠長笑了笑,他知道他的威脅無效了。
  但這一類的人,對於人世間的鬥爭大都沒有什麼興趣,威脅不到殘兵。
  他帶著歉意的看著小盧:「抱歉了,身在這個位置,許多事情還是看不開阿。」然後就向著小盧微笑致歉。
  小盧也微笑的看著廠長,似乎表示他並不在意。

  但其實他正在放空,對於廠長剛剛的氣勢攻擊,他根本連察覺也沒有察覺到。
  他是連『九二一』都搖不醒的那種人,可憐廠長還以為小盧如世外高人一般不願與他計較。

  了解真實情形的阿豪跟崗仔則是憋笑不已,已經不知道有多少高人前輩就這樣被小盧耍得團團轉了。
  還口耳相傳,謠言這位高人中的高人是如何的厲害,實在是謠言害人阿。

  最後,廠長對著他們三人道:「跟我來吧!是告訴你們真相的時候了。」
創作者介紹

海藍的固體海洋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7475134
  • 是我們該知道真相的時候了
    鮪鱘的老爸是士偉
    ...
  • = =+

    波特 於 2009/03/25 15:2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