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這一生的年日是一百歲,如今我已經度過了四分之一。
  回首這年,風風雨雨,甘苦雜揉,有時風輕雲淡,有時駭浪翻天。還記得剛退伍時的壯志雄心,還記得剛踏上領會台的膽戰心驚,還記得多少個夜裡組長的耐心相陪,還記得這一路上隨手留下的每一個痕跡。
  語塞,有很多事說不出口,不是不講,而是言語已難以明述。

波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